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哲宇 > 大宗商品价格引发的疑惑

大宗商品价格引发的疑惑

央行2015年第四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说,“2015 年以来,全球经济形势更趋复杂多变,主要经济体增长态势和货币政策进一步分化,国际金融市场和大宗商品价格波动加剧,地缘政治等非经济扰动因素增多。”读到此处,忽然想起一个基本问题,遂在微信上向几位素所钦佩的朋友请教了一个基本问题。

“这几年大宗商品价格起伏很大,有一种说法很流行:根据经济学原理,不是供给与需求的总量决定价格,而是增量决定价格。我在手边任何一本书里都没有发现这种说法的依据。真有这条原理?”这个问题其实提得很不好,词不达意,仿佛我连“边际”这个概念都不知道似的。我所质疑的,其实是“中国因素”的变动引发大宗商品价格大起大落这种说法的解释力。

问题发出后,收到三位朋友的回复。

刘培林:你问的问题,我困惑许多年。我觉得,解开你说的这个问题,可能能够获得诺贝尔奖。我写过一篇文章A@A:人类互联互通的彼岸。 里面说了边际交易量定价(就是增量定价)和全部存量参与交易定价的区别。我懵懵懂懂。当人们赞美市场经济的好处是,援引的是福利经济学第一定理。我觉得这种援引有个误解,因为福利经济学第一定理似乎暗含一个条件,是所有的主体拿出所有的存量参与报价,那时的瓦尔拉斯拍卖者拍出的价格水平,管着增量也管着存量。那是最优的结果。

但是,现实的情况却是,边际的交易量决定着所有存量的价值。这就不符合福利经济学第一定理的假定。举例说明,盖茨的财富的价值到底有多少?应该是盖茨每天盯着股市,参与竞价交易,才得出准确的价值。但实际情况是,盖茨的财富的价值,可能取决于你我屌丝的一些微薄的交易量。理论上,我开两个账户,对敲,就能够把盖茨的财富对敲到零。

总结起来,是说,人们援引福利经济学第一定理赞美市场经济的好处。但实际市场经济的交易和定价,并非完全符合福利经济学第一定理的全部条件。不符合之处是:不是所有的相关主体同时参与竞价交易,而只是少数人参与报价。这二者是否等价?我没有看过阿罗和德布鲁的证明,那是他们获得诺奖的依据,高深的数学,我看估计也看不懂。但我的粗浅观察是上面说的这些。

我不是说要有形之手介入交易,我希望的是,创造条件,让所有相关主体都每时每刻参与竞价交易。但愿我没有把你说糊涂。你一开始说的那一句:增量决定价格,在目前条件下,很大程度上是成立的。

我的观点的要点有几个。第一,目前的定价机制,确实是边际交易决定价格。第二,福利经济学第一定理作为市场经济优越性的依据,前提是:所有存量都拿到市场上参与竞价。第三,目前的实际的边际定价机制,并不符合福利经济学第一定理所要求的这个暗含前提。第四,这不是说需要有形之手介入交易,而是通过改善交易体系,让所有的存量的保有者都能够参与竞价。

张琼:在我看来,大宗商品的价格本身取决于增量,价格的波动性取决于存量;这不违反经济学基本原理。因为经济学说的是,我们作为理性的个体总是倾向于拿我们拥有的最次的东西去换在我们看来最好的东西,所以才有买方边际效用递减和卖方边际成本递增。众多屌丝交易的价格与盖茨最后花的一元钱的价格是一样的,但他的财富是之前众多均高于那一元钱价值的累积,所以他的财富可以非常多。大宗商品交易价格取决于增量上的供给和需求双方的评价,但存量大的话,供给需求双方最后的(边际)上的评价都变成很小的量,均衡价格的方差就不会太大。

王永钦:价格都是边际buyer决定的,这从19世纪末边际革命以来就是如此,是经济学的常识。存量最终也是在边际上影响定价的。福利经济学定理给出了市场完全和完美情况下的基准,当市场不完全、不完美时,福利经济学第一定理不成立,它只是一个基准,告诉我们没有frictions时的情形,但现实中有各种 friction。当市场不完全时,政府干预可以实现帕累托改进,这是Geanakoplos 1986年的定理。

*   *    *

我的问题提得很不好,但三位朋友基于学养的回答却引人深思。

推荐 22